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
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蓝月亮心水高手论坛80887
高叶:“余欢水”后“下单”的人都多了-中新网
发布时间:2020-07-1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 

  《我是余欢水》之前,高叶接连出演过《四十九日?祭》《海上牧云记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《唐人街探案》等电视剧,但基本都是性感泼辣的形象,“角色雷同”这个问题也困扰着她,高叶演起来也感到不满足,“那种咋咋呼呼的性格,我可能更容易驾驭。但是人总要成长,你不能为了图省事,就保持唯一的角色类型一直不变。”

  首次当女主就是美艳老板娘

  人生事

  高叶说,播之前她已经做好了被大家骂的准备,但是没想到播出来大家都觉得梁安妮还挺可爱。

  《提着心吊着胆》中的马丽莲有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,又是“虎”媳妇的性格,再加上《少帅》里霸气的东北大将军之女,大家都以为高叶是东北姑娘。高叶说,连很多朋友都这么误会她。“我说我是南方人,他们说,你户口本上肯定填错了。”

  高叶:我饰演的每一个角色,都有自己的一部分,演员最幸福的不就是能够套着角色的外壳说自己的故事吗?我和梁安妮像的是,那份坦荡。大家说她坏,有心机,但她这一切都做得很直白,坏也坏得很坦荡。我生活里也是非常坦荡和直接的一个人,不拐弯抹角。

  新京报:撇开人物经历,生活中你的性格有没有和“梁安妮”相似的地方?

  谈及《余欢水》播出之后带来的变化,高叶笑言,找自己经纪人“下单”的人多了,“我感觉我经纪人的工作生活变化比我大得多!我倒还好,只是因为现在疫情原因,很多采访都得自己录。云采访有点儿难,自己得架着梯子补遮光,赶鸭子上架一样。”有不少粉丝私信她,表达喜爱,自己的价值被认可,这也让高叶充满幸福感,“我最开心的就是身边的人都特别开心。我的经纪人每天躺在床上搜我的新闻,老开心了,就感觉自己挖到一块宝终于被大家看到了。”

  高叶第一个被人熟知的角色算是电视剧《少帅》中张学良的姐姐张首芳,但与《彩虹六号》等游戏不同的地方在于找到,这部戏也是高叶体重的巅峰。

  高叶 “余欢水”后“下单”的人都多了

  《余欢水》这个故事吸引高叶的地方在于,它虽然有点荒诞,但演绎的是小人物的喜怒哀乐。高叶觉得自己创作欲爆棚,她对于梁安妮很用心,包括造型,特意去朋友的公司看女高管的穿着风格,自己也准备了衣服,以及口红,金光佛高手论坛243333

  “因祸得福”的是,拍电影《提着心吊着胆》时,高叶刚从《少帅》剧组下来不久,还在减肥,正处于微胖状态。高叶开玩笑说:“女人只要一微胖,就会显得有点肿,有点老,正好契合这个角色。”《提着心吊着胆》是高叶第一次担任女主角的作品,故事发生的东北小镇,女主角马丽莲是一个美艳的老板娘。虽然全片第一句台词就给了马丽莲“潘金莲+孙二娘”的定位,在高叶看来,马丽莲本身还是一个贤惠漂亮而且性格开朗的妻子,不能真正让观众觉得这位就是一个风骚的女汉子。高叶认为,最靠近这个角色的应该是《新龙门客栈》中的“金镶玉”,她们都是热情妩媚的老板娘,性情刚烈又不失可爱,“我不想把女人的风情演得千篇一律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  高叶:纠结过。这个市场如果还是流量为王,你又不是很红,很多好剧本不会选择你,这也是我特别认真对待《余欢水》的原因。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如果我更红一点,或者更有一点名气,所谓的流量多一点,那我的选择就多一点。差别就是这个。至于其他方面,我心里没有“红”这件事。我想的就是,老娘这辈子就是要跟表演这件事死磕,磕到底,看谁输谁赢吧。

  大学毕业后,高叶接演电影《边境风云》,结果给了她“当头一棒”。“以前我就是自己演爽了就行,演了这部戏才知道摄像机是最真实的,里面会有你的感情。”导演对高叶不满意时就让她去看回放,她发现,摄像机是不会撒谎的,你经历过什么,看过什么书,对人生有什么感悟,都在摄像机里。

  被话务员喊出来的“高先生”

  不能因图省事,而死于“安乐”

  新京报:你演过的角色很多都是外表美艳、性格泼辣型的,会不会担心被这种形象定型?

  ●解密《我是余欢水》

  【新鲜对话】

  高叶性格也有点像男孩,豪爽直接、不拘小节,她有一柜子高跟鞋但基本都不穿,喜欢穿阔腿裤球鞋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“演员一直在演戏,生活中就别给自己加班了,好好生活吧。”

  一部展现中年男人生活的网剧《我是余欢水》(以下简称《余欢水》),带火了剧中“余欢水”的对头“梁安妮”。高叶饰演的梁安妮是余欢水所在公司的女高管,她为人高调,开着红色保时捷卡宴,掌管公司财政大权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耍手段、玩心计。

  初中时高叶的身高就有1.68米,也因此成了校艺术体操队的队长,在家乡参加常州市艺术体操比赛拿了第一名。2006年,她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本科班。在高叶看来,那个时候她根本不懂什么是表演,上了大学之后才真的开始热爱表演这件事情。考电影学院之前,高叶觉得自己能做演员的优势就是好看,小时候大家都说她是“常州市花”。到了电影学院才发现比自己好看的人太多了,“我觉得自己也没有优势了,就是有一颗和表演死磕的心。”

  高叶一开口,低沉磁性的女中音,与她柔美精致的外表全然不相符,以至于她有个外号叫“高先生”。高叶笑着说,“高先生真的是被话务员喊出来的!”她每次打电话叫车或是订餐,对方张口就是“高先生”,电话里司机都误以为她是个男生。一次生日,她订了包间,朋友到了后说没有找到预订啊,和服务员报了她的手机号后才发现,登记的是高先生而不是高女士。

  演《边境风云》被“当头一棒”

  自备梁安妮的衣服、口红

  高叶第一次见导演时,导演就给她打了“预防针”,说梁安妮是个反面人物,既没有反转,也没有洗白。一个剧本上的纯反派,这是高叶面对的难度,要怎样挖掘这个人的不容易以及可怜之处,尽量让大家不去讨厌她。因为剧本篇幅,可以诠释她可悲的地方不多,所以高叶在很多时候把自己很“二”,很“憨”和“直接”的一面,也融入进了角色里面,平衡掉了梁安妮讨人厌的那一面。

  高叶:《少帅》和《提着心吊着胆》是我体重的巅峰,很多人都没认出我,我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,减个肥就等于整了个容,我觉得“整容式演技”也体现在减肥这件事上。所以我不认为自己是美艳型的,我长得挺古典的,用“美艳”形容我,真的有点不好意思。我一个纯正江南人,不知道怎么有了一个北方女孩的性格,活成了一个“串儿”,可能这也是我觉得自己特别的地方,我觉得自己是“铁汉柔情”。

  新京报:你参演过很多知名导演的作品,演技也一直在线,但没“红”起来。对于“红不红”这事,自己曾经纠结过吗?

  ●角色雷同

  高叶喜欢变化,她说,自己挺害怕死于安乐的,向往的生活是“生于忧患,不安于现状。”她很想让导演看到自己身上的另一面,“我很想演比较虐的戏,想演一个什么苦都往心里咽,百转千回的那种角色,好人坏人都无所谓。”